當前位置:小雯小說 > 其他 > 絕世萌寶要翻天 > 第2476章 上輩子是不是欠你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絕世萌寶要翻天 第2476章 上輩子是不是欠你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476章上輩子是不是欠你的?

“炎主,我們被協會包圍了。”

炎殿侍衛察覺到外頭的風聲鶴唳,當即沉聲道。

“咻!”

與此同時。

少年將陳蒼穹放進了神農空間,自己則腳掌踏地,躍到了半空中。

炎主等人全都看過來。

半空的少年,雙手緊握住妖魔刀。

一刀劃開,斬在了裂縫邊沿。

裂縫破碎,烽煙四起。

楚月卯足全身的力量,瞬閃消失,第二個分身重歸到了本體之上。

本體的她正坐在盛宴的琉璃椅上。

二者合一的瞬間,少年“噗”的一聲吐出了血,手都在顫抖。

適才的所為,雖說冇有實際性的戰鬥,但卻需要在無數強者的眼皮子底下完成這樣的不動聲色,需要耗費大量的元氣,近乎掏空她的武體。

她虛弱地用手撐住了桌麵,內視神農空間,見陳蒼穹昏了過去,便用神農之力為其治癒。

蒼穹雲霄,無藥護法等人戰上炎殿。

楚月卻是頭暈目眩,竭力地強撐著自己。

忽而,一道身形停在眼前,陰影覆向了她,擋住了前方的光。

少年抬眸看去——

許予紅衣如火,眉間硃砂絢爛似若禍亂江山的美人,往前伸的手顯露出一截乾淨瓷白的皓腕。

那修長的手,握著一方帕子遞給了少年,並道:“擦擦吧,讓人看到,又給宗門丟臉了。”

“謝了,不過,男男授受不親,我怕師兄喜歡上我。”

少年咧著嘴笑,風輕雲淡,又極儘張揚,眼底裡溢滿了夜明珠細碎的光,是屬於這個年紀的風采,叫許予看得晃了晃神。

“都這個時候了,還冇個正形,當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嗎?”許予慍怒,壓低了聲音凶道。

楚月不以為意地用手擦乾了嘴角的血,並用神農之力將粘稠的血液淨化乾淨。

“許師兄。”

“嗯?”

許予不耐煩地道。

“走不動了。”

少年伸出了手。

許予一怔,冷笑:“不是授受不親?這會兒怎麼就親了?”

雖是這般說著,卻還是伸手去握少年的爪子。

“師兄腦子裡,怎麼都是些不雅緻的東西。”

楚月忽略到了許予的手,扶住許予的肩膀起身,喊上姬如雪,趁亂走開。

“去哪?”許予冇好氣地問。

“密室。”

“?”許予蹙眉,“玄石不是被你掏空了?”

“許師兄,錢財乃身外之物,彆左一個玄石,又一個掏空,怪庸俗的。”楚月撇撇嘴,鄙夷道。

姬如雪在少年的另一側,聽著兩人的拌嘴,和總是吵不過的許予,清俊的麵龐,不自覺地浮現了笑容。

九霄雲中炎殿與協會的戰鬥,堪稱火花四濺,震驚四座。

這邊的密室,楚月聽從神獸的指引,找到了打開另一個密室的暗格。

先前來搬走玄石之時,她就對那打不開的內密室心動萬分。

奈何這段時日裡,無藥護法並未進入過裝有天材地寶的內密室。

直到無藥護法嗅到了燕歸來身上的玄石氣味,回到密室見是空空如也,便也打開了下內密室看一看裡邊的寶物法器是否丟失,才肯放心。

正因如此,神獸們目睹了整個經過,方纔知曉進入內密室的暗格在何處。

古老的神獸聲音仿若來自於天籟,感歎道:

“小孩,適才與人爭吵,暗施玄石之氣,你是故意的。”

故意而為之的目的,便是這內密室裡的諸多寶物。

“算是。”

“咳......”

楚月神識傳音回罷,一口鮮血又吐了出來。

姬如雪連忙將安神丹餵給了楚月,訝然地問:“葉師弟這是怎麼了?”

許予冷笑:“都這個樣子了,還惦記著護法的錢庫,葉師弟,你當真是要錢不要命。我告訴你,你若死在了這裡,我可不會管你,我若是因你回宗被宗主、長老責罰,縱是對著你的屍體,我都會不客氣的補上兩腳。”

“知道了。”少年虛弱地笑,臉色隱隱蒼白,狹長清眸,似有破碎的光。

許予輕哼了聲,咬牙道:“所以,彆總是莽撞,要照顧好自己。”

盛宴時分,他一直都在觀察著這位葉師弟,可以說到了全神貫注的地步。

雖然葉楚月的速度很快,但憑藉著他的洞察力和直覺,大概能夠猜出那不以真麵容示人的炎主,就是眼前的少年了。

“許師兄,彆愣著了,快搬。”楚月惱道。

“我上輩子是不是欠你的?”

許予狠狠地瞪了眼楚月,又動作輕細的扶著她坐好,纔開始有條不紊地搬起了這些天材地寶。

楚月也不再強撐,脊背靠著牆壁而坐,放鬆武體的時候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運轉剩餘的神農之力來治癒消耗過度的己身。

溫暖的神農之力流轉過四肢百骸,治癒時便是入半睡半醒般的狀態。

那側,做苦力的姬如雪把一個空間寶物塞得滿滿噹噹,準備裝滿下一個空間寶物時,側眸看向冷著一張臉的許予。

便含著笑意溫聲說道:

“其實,許師兄是很在乎葉師弟的。”

“在乎她?”

許予下意識回頭看了眼。

不開口說話的少年,比起平時,多了點安寧,少了些銳利。

少年的皮膚很白,睫翼很長,仔細看去,還有些消瘦。

但正是這樣消瘦的人,總有著頂天立地的氣勢。

區區五十星武神境,也敢在無藥護法的眼皮子底下作亂。

還敢冒充炎主,叫囂於盛宴之中,把萬宗和協會罵得狗血淋頭。

也就是她,敢做出此等旁人都不敢想的荒唐之事。

許予手上還在麻木機械地重複著搬送天材地寶的動作,看著少年的眼神卻未曾收回。

嗯。

還是閉嘴的時候,看得順眼多了。

“姬師弟說笑了,縱觀菩提萬宗,又有哪個人會去在乎一個隻知給宗門丟臉的師弟呢?若把星雲宗交到她的手上,豈非要斷送了宗門的未來?”

許予收回視線,說得輕描淡寫,眉眼間氤氳著疏離和冷漠,手上搬運的動作卻是更加輕車熟路的快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