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雯小說 > 其他 > 最佳贅婿 > 第2201章 天亡張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最佳贅婿 第2201章 天亡張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於在場眾人的反應,張佑安並不意外。

這京中的名利場,他比誰都清楚,得勢,便萬人追捧,失勢,便千夫所指。

就連楚錫聯這個“生死之交”的準親家,不也還是第一個站出來與他劃清界限嘛。

而在場唯一還關心他,在乎他的,便也隻有他兩個兒子和侄子了。

張奕堂和張奕庭兩人泣不成聲,張著嘴痛哭哀嚎,但是因為太過悲痛,幾乎都冇有哭聲。

而張奕鴻雙眼赤紅,淚如泉湧,用力擺動著身子,想要衝開身邊兩名軍機處成員的束縛。

“張長官,既然你已經俯首認罪,那就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韓冰沉著臉冷聲說道,同時已經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拘捕證,亮給張佑安看。

顯然,這一次,她們是有備而來。

聽到她這話,軍機處的幾名成員立馬走到了張佑安跟前,打了個敬禮,恭敬道,“張長官,請您跟我們走一趟吧!”

在真正定罪之前,他們還是要對張佑安保持著起碼的尊敬。

張佑安冇有搭理他們,而是緩緩抬起頭,望向前麵的病號服男子,沉聲道,“我派去的人冇有殺掉你?他們回來跟我赴命的時候,為何說你已經死了?!”

他想不通,既然冇能出除掉這箇中間人,他派去的人為何會回來跟他赴命人已經殺死。

他知道,自己派去的人絕不可能欺騙他!

所以他想不通其中曲折!

病號服男子冇有說話,一把拽開了自己身上的病號服,露出了自己的胸膛。

隻見他的胸膛上也佈滿了七八道傷口,而且每一道傷口都很深,其中尤以左心口一處刀傷最為顯眼,顯然是極為鋒利的利刃紮入所造成的。

病號服男子指著自己左心口處的刀傷,緩緩道,“如果我與正常人一樣,心臟長在左邊的話,他們確實已經殺死我了,可是幸運的是,我的心臟長在右邊!”

“你是右位心?!”

張佑安神情猛然一變,呆怔了片刻,接著閉上眼,滿臉的絕望,喃喃道,“天亡張家,天亡張家啊……”

要知道,世上絕大部分人的心臟都長在左邊,隻有極少部分人心臟長在右邊,概率隻有幾十萬分之一,甚至是百萬分之一,而如此低的概率,竟然就落到了他們家頭上!

如果這中間人的心臟位置跟正常人一樣的話,那今天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張長官,這就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林羽沉聲說道,“壞事做多了,縱然這一次你不暴露,也會在下一次暴露出來!”

“是你自己害了你自己,誰讓你做事如此狠絕!”

病號服男子咬了咬牙,滿是恨意的厲聲說道,“我答應過你絕對會保密,你為何不相信我?!我已經辦好了移民,買好了出國的機票,第二天就要出國,結果你卻派人殺我!”

張佑安聽到這話,臉上的痛苦之情更重,不由抿緊了嘴唇,身子微微顫抖,一時間不知該悲痛還是悔恨。

“所以這次我們還得感謝你,主動將這麼好的證人送給了我們!”

韓冰笑著衝張佑安說道,“其實這一個月以來,我一直在調查你跟拓煞勾結的證據,但是一直一無所獲,直到今天清晨,我們才接到了這箇中間人的電話,說他願意作證,將你繩之以法!得到電話後,我便立馬派人遠赴千裡去接他了!”

這就是為什麼這箇中間人會穿著病號服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因為他一直在醫院中養傷,還未出院,韓冰直接派人去他所在的城市將他接了出來,因為太過匆忙,都未來得及換衣服。

其實本來韓冰是想等著這箇中間人接來之後再來逮捕張佑安的。

但是得知林羽今天也回來了,並且大鬨婚禮,她便坐不住了,立馬帶著人過來接應林羽。

於是便有了一開始那一幕,正是她的及時趕到,救了林羽一命!

而她一開始拉林羽出來作證人,也是想要拖延時間,等這箇中間人趕到這裡。

聽到張佑安、韓冰和中間人等人的話,林羽刹那間也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怪不得會突然蹦出來一個證人!

楚錫聯聽完這一切隻是淡淡掃了張佑安,眼中已經冇有了一開始的埋怨和責怪,因為他現在已經跟張家劃清了界線,張家下場如何,已經與他無關!

“張長官,事情的前因後果你全都知曉了,也應輸得心服口服了吧!”

韓冰沉著臉說道,“那就麻煩您現在跟我們走一趟吧,還有人在軍機處等著您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