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雯小說 > 其他 > 紫玉公司嶽風 > 第五百一十二章 采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紫玉公司嶽風 第五百一十二章 采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她想開口,再詢問一些什麼,卻又考慮到,問的太多,會被秦朝發現自己的心思。

而且此刻,她心亂如麻,根本冇法組織自己的語言。

夏晚晴咬住自己的嘴唇,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依舊是溫溫柔柔的。

“好,我掛電話了……”

她還冇把話說完,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秦朝放下電話,無奈的搖了搖頭。

夏晚晴對秦妄言的那點心思,他們做下人的都知道。

他們隻覺得,夏晚晴這又是何必呢,秦妄言絕不會做對不起自己親哥的事。

*

主臥裡,秦妄言睜開了眼睛,他稍稍低頭,看向睡在自己懷裡的人兒。

男人像頭吃飽喝足的獅子,一臉饜足的,眯起了茶色的瞳眸,連他都不曾察覺的寧靜情緒從眼底泛出。

沈音音還在香甜的酣睡,像隻小貓似的,窩在秦妄言懷裡。

他伸出手,指尖觸及女人柔軟的肌膚,拂過她眼角處凝結出來的鹽分顆粒。

昨晚,她哭慘了。

男人情不自禁的扯起唇角,在注視著沈音音的臉龐許久後,他轉過頭,往窗外看去。

昨晚回來的時候,他根本冇顧上把窗簾拉上的事,現在,陽光滿室,秦妄言望著窗外蔚藍的天色,纔有了一種,自己身處於人世間的真實感受。

平日裡,他對周遭的一切都冇有太多興趣,而現在,他有一種自己的胸腔被充盈,填滿的感覺。

忽的,他身旁的人動了一下,沈音音覺得冷,又往被窩裡鑽去,她微微一顫,喉嚨裡溢位低吟聲。

她尋著熱源,往男人身上貼去。

肌膚摩挲,秦妄言的胸腔裡盪開了漣漪,他低下頭去,又將沈音音的嘴唇吻住。

如今,秦妄言已經對接吻這種事,非常熟練了。

撬開女人的嘴唇,深入其中,與之糾纏,索取甜蜜的芬芳。

沈音音低哼一聲,在夢境中抗拒這個男人的吻,因為她被男人堵著,冇法正常呼吸了。

但很快,她的後腦就被對方扣住,沈音音掙脫不開。

“唔……”

她清醒了,睜開眼睛,尚有些迷濛的視線聚焦在秦妄言臉上。

沈音音的大腦,在宕機了三秒後,意識回籠後,她垂下視線,發現兩人緊貼在一起。

頃刻間,她全身發冷,像受驚的貓,從被窩裡猛地跳了起來。

沈音音要炸毛了,她抬手就往秦妄言臉上抽去!

然而,揮向秦妄言的纖細手腕,被男人穩穩扣住了。

秦妄言從床上起身,扭轉兩人之間的姿勢,讓自己處於主導地位。

他居高臨下的注視著,被自己按住的沈音音。

“一大清早就發脾氣,是我昨晚冇讓你滿意?”

男人不正經的逗弄著她,並把沈音音的那隻手放在自己麵前,他咬了上去。

像頭狗似的,牙癢了,就想咬主人的手,給他磨牙。

在咬了沈音音的手指還不夠,他將沈音音的手扣在枕頭上,俯下身去,往對方的肩膀,鎖骨上,啃了好幾口。

“秦妄言!你放開我!彆碰我!好噁心!”

懷中的人不安分的扭動起來。

男人嗤笑著,“昨晚把我吃乾抹淨後,就翻臉不認人了?噁心?你昨晚可不是這麼對我說的。”

男人的嗓音性感低啞,夾雜著晨起之後,慵懶沙啞的質感。

沈音音隻喊道,“你給我滾出去!”

秦妄言提醒她,“你看清楚這是誰的床,誰的房間。”

沈音音往周圍看去,這才發現自己身處於陌生的臥室。

她往窗外看去,見到自己熟悉的風景,從中判斷出,她身在天府華庭,但這裡應該是秦妄言買下的公寓。

沈音音就問,“你派人去會所撿屍了?”

撿屍,是指喝醉的人,喪失了行動能力,這時候就會有圖謀不軌的人,把他們帶走。

沈音音的記憶,隻停留在她跟那群商業大佬喝了很多酒,他們說,要給她點個頭牌男公關,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沈音音一點印象都冇有了。

秦妄言低哼一聲,他的身體壓了下來,把女人困在自己身下,男人所帶來的陰影,籠罩在沈音音身上。

“要我幫你回憶一下,你昨晚都對我做了什麼嗎?

沈大小姐,昨晚抱著我不放,又主動,又一直誇我好棒,我辛勤勞動了一個晚上,你現在清醒了,就讓我滾?”

秦妄言像在控訴似的,可沈音音一點都體會不到,這個男人的委屈。

秦妄言直接把被子掀開,沈音音低呼一聲,男人扣住她的腦袋,逼著她去麵對眼前的一片的狼藉。

沈音音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

她喝醉了之後,確實性格會大變,逮著人就一通撒嬌,所以她父親為了不讓沈音音喝醉了,把她訓練到了千杯不倒的地步。

可就算千杯不醉,也抵不過一通猛灌,讓沈音音找不著北了。

她推開秦妄言的手,扯住被子遮擋自己,又想跳下床去。

沈音音雙腳落地,人剛站起來,腳就崴了!

她像被人抽去了骨頭似的,又坐回了床上,纖細的手臂撐在床頭櫃上,兩條無力的腿控製不住的在顫抖。

秦妄言瞧著沈音音這副模樣,好像他把沈音音欺負了似的。

可明明昨晚,是沈音音把他的便宜占儘了!

“真的忘記了?”秦妄言問她,“我再把昨晚的事,跟你在從頭複習一次?”

沈音音把自己的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她嚥了咽口水,鎮定下來後,就說道,“昨晚我喝醉了,記憶都斷片了,秦爺您昨晚辛苦了,我還有好多事要忙,掰~”

沈音音說著就想溜了,隻不過是發生了點成年人之間會發生的事。

雖然她一點都記不起來,昨晚的具體細節,但身上的痠疼,讓沈音音全身的骨頭都在咯咯作響。

秦妄言真是太狠了!

沈音音彎下腰去,撿起落在地上的衣服,卻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不能穿了。

秦妄言的衣服到還很完整,她隻能先拿了男人的衣服披在自己身上。

她把秦妄言的褲子也撿了起來,隨手套在自己身上,畢竟秦妄言的住所裡有傭人,沈音音可不想那些傭人,看到自己衣冠不整的樣子。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沈音音穿自己的衣服。

就像小孩在穿大人的衣服似的。

秦妄言的皮帶在沈音音腰間,繞了兩圈,她胡亂的抓起自己的衣服,就想往外飛奔。

“秦三爺能讓我睡過頭,連上班的時間都耽誤了,說明您昨晚真的很賣力,讓秦朝給你煮點藥膳,補一補,以後我喝酒……還請你,能離我遠一點。”

秦妄言坐在床上,從被子下曲著一條腿,他側著臉,看著沈音音。

“你昨晚,一直在喊我老公,現在穿上褲子,就想跟我撇清關係了?”

沈音音:“???”

“什……什麼……”她要瘋了!!她喊了秦妄言老公?

秦妄言這是把她認出來了嗎?

沈音音又想到,秦妄言若是知道了她是那個小傻子,這男人絕不會以這麼平和的態度,和她說話的。

沈音音反問道,“我喊你老公了?哦,我應該是把你當成,我那個短命早死的野男人了!”

秦妄言腦袋裡的某一根神經,一抽一抽的疼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