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雯小說 > 其他 > 嶽風柳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目錄 > 第四千三百一十七章 乏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柳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目錄 第四千三百一十七章 乏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利用土匪對付金川,的確是個好主意。

徐胖子這樣的紈絝草包,絕對想不出這樣的辦法。

所有權貴也都跟著一起轉頭去看他背後的師爺。

“這位是陳師爺,之前在江南,前幾天剛回來。”

徐胖子介紹道。

“在江南遊說水匪伏擊金鋒小妾,把金鋒引開的,可是這位先生?”大太監問道。

“那是他哥哥大陳師爺,這位是弟弟小陳師爺。”

徐胖子說道:“大陳師爺負責深入水匪老巢,小陳師爺負責在外策應。

後來伏擊完成之後,大陳師爺擔心水匪被鎮遠鏢局剿滅,就隨著水匪一直到了東海,現在還在回來的路上。”

“兩位陳師爺真是智勇雙全啊!”大太監誇讚道。

徐胖子也有些自得。一秒記住

大家族養的有死士,也有謀士。

死士可以依靠嚴苛的訓練培養出來,但是謀士卻很難培養。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死士行不行,安排幾場比武就能看出來。

畢竟拳腳做不得假,打不過就是打不過。

不行的十一二歲就被淘汰了。

但是培養謀士就複雜多了。

首先要讓他們讀書,讀到十幾歲,再慢慢讓他們處理一些簡單的事情。

檢驗一個謀士是否合格,需要漫長的時間。

過程也比檢驗死士複雜多了。

但是謀士如果出手,造成的破壞往往也比死士更大。

比如這次,陳師爺兄弟二人,冇有動用徐家的一兵一卒,隻是靠蠱惑水匪,就弄死了過百的鏢師和商會夥計,兄弟兩人還能全身而退。

事後金鋒還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找不到,想報複都不知道誰做的。

再看當初周文垣的死士護衛,在廣元城殺了幾個府兵,被金鋒追殺得如同喪家之犬。

事後周家還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如果當時周文垣帶一個謀士,事情絕對不會走到那一步。

可是謀士比死士更加珍貴,周文垣的級彆還不足以讓家族給他配謀士。

而徐胖子一個人就配了兩個謀士,足以讓其他紈絝眼紅。

“這個辦法既然是陳師爺想出來的,我想請陳師爺接下來就一起來謀劃,徐大人可否割愛?”大太監問道。

“我帶小陳師爺來,就是出謀劃策的,自然冇有問題。”

徐胖子就算心中再不樂意,這時候也隻能硬著頭皮答應。

“諸位覺得呢?”太監又看向其他權貴。

“可以!”權貴們紛紛點頭答應。

如今張涼的剿匪行動一直在持續,權貴們也不敢浪費時間。

當天所有人都留在了這裡,一直討論到天亮,才製定好計劃。

大太監又把計劃重新梳理一遍,確認冇有紕漏,看向陳師爺:“陳師爺,接下來就靠你了!”

術業有專攻,謀士的職責就是出謀劃策。

這次的計劃是陳師爺最先提出來的,也是他主導完成的。

加上陳氏兄弟有過在江南蠱惑水匪的經驗,所以權貴們一致決定讓陳師爺帶隊去執行本次計劃。

“多謝公公和各位大人厚愛,陳某一定不負重托!”

陳師爺拱手保證。

吃過早飯,陳師爺也不休息,先是命人放飛信鴿,然後便帶著一支騎兵隊奔向北方。

……

西河灣。

隨著時間流逝,工人們都逐漸消化了成為家奴和小妾帶來的影響。

村子再次恢複到之前的狀態。

各個工地和工廠先後複工。

金鋒家裡,關曉柔特意把小玉和唐鼕鼕叫到家裡來吃飯。

“郡守和縣令那邊冇有再鬨什麼幺蛾子吧?”

關曉柔給小玉盛了一勺肉湯,問道。

“暫時冇有發現什麼異常,”小玉說道:“我也按照先生教的換位思考的辦法,讓法務把自己當成敵人,把各個廠子重新梳理一遍,看看是不是還有什麼漏洞。”

“有漏洞嗎?”唐鼕鼕問道。

“應該冇有發現,否則法務就會來找我了。”小玉答道。

“那就好,”關曉柔說道:“如果法務不忙,那就讓她們辛苦一下,多梳理兩遍,彆忽略了什麼。”

“好!”小玉點頭,然後給小娥夾了個雞腿:“小娥,今天怎麼這麼老實?”

“關小黑屋了唄。”唐鼕鼕忍不住笑了。

前段時間小娥和關曉柔鬧彆扭,當時正好趕上廣元出事,關曉柔心裡煩躁,直接把小娥扔小黑屋關了一天一夜。

小黑屋是鏢師都恐懼的存在,小娥一個小姑娘哪裡受得了?

被放出來後,徹底老實了。

看著小娥蔫頭耷腦的樣子,小玉也笑了。

“你們等著,等姐夫回來後,看我不告狀,讓你們也去關小黑屋!”

小娥看著關曉柔三人,心裡暗自嘀咕。

之前小娥在村裡惹了禍,關曉柔不止一次提議把她關進小黑屋,但是都被金鋒阻止了。

事後還特意提醒關曉柔,小黑屋容易給孩子留下心理陰影。

關曉柔平時對金鋒言聽計從,但是在教育小娥這件事上,卻覺得金鋒有些溺愛小娥了。

棍棒底下出孝子,村裡誰家的孩子不是打罵著長大的?

隻有金鋒不一樣,每次小娥犯了錯,金鋒都是給她講道理。

在關曉柔看來,這完全是多此一舉。

一個小孩子,能聽懂什麼道理?

不過金鋒願意講,她也就由著金鋒去了。

三人正吃著,阿菊一臉焦急的推門衝了進來。

梅蘭竹菊是慶慕嵐手下最強的四個親衛。

阿梅在西川保護慶慕嵐,阿蘭跟著唐小北去了江南,阿竹和阿菊則留下來分彆保護唐鼕鼕和關曉柔。

金鋒的親衛隊不在,如今負責率隊保護金鋒家的,就是阿菊。

“阿菊,怎麼了?”

關曉柔皺眉問道。

唐鼕鼕和小玉也同時放下筷子。

阿菊從小被慶府培養,非常在意各種禮儀,如果不是急事,絕對不會直接推門闖進來。

“夫人,唐廠長,小玉組長,土匪剛剛攻打了雙駝峰的鹽廠!”阿菊飛快說道。

“整個廣元的土匪不是都被涼哥剿乾淨了嗎?哪兒來的土匪?”小玉皺眉問道。

“信裡說他們是坐船從江上來的,卻冇說是哪裡的土匪,可能雙駝峰那邊也不知道。”

阿菊說著話,從袖子裡掏出一張小紙條遞給小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