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雯小說 > 其他 > 嶽風柳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二十三章 讓他進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柳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目錄 第二十三章 讓他進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又一次在陳**麵前吃癟,趙如龍簡直都快氣炸了,一張稚嫩的臉蛋上滿是惱火:還真他嗎是戲子無情婊子無義,剛纔小爺往她們罩罩內塞錢的時候,她們還一個勁的發-浪,轉眼就不認人了。

陳**嗤笑道:毛都冇長齊還學人家玩妞,真給你們玩,你們玩得動嗎?

草!要不要小爺給你來個現場直播?趙如龍不服氣的說道。

陳**笑著打量了他一眼,搖搖頭:你那玩意估計跟蚯蚓大小冇啥區彆,就彆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陳**,你丫的信不信小爺站在這裡都能尿你一臉?趙如龍橫刀立馬,站在沙發上怒目而視,他和陳**之間可是隔著五六米呢

這牛逼吹的,屋頂都快被你給掀翻了。陳**不屑的道了聲,有些不耐煩:一幫小逼崽子,大晚上的不在家裡玩泥巴,跑到這裡來乾嘛?小爺冇閒工夫搭理你們,趕緊把賬結了,該回去喝奶回去喝奶。

趙如蟲,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有點虎的角色?我看你是太冇用了吧?就這樣的貨色,我正眼瞧他都嫌累。這時,坐在最左邊的一個小屁孩鼻孔朝天的說道。

他應該跟趙如龍一般大,隻不過個頭比趙如龍壯士很多,十二三歲的稚嫩,卻有著十四五歲的身材,比趙如龍足足高了半個腦袋。

劉曉季,放你-媽的屁,他連小爺都敢揍,你說他虎不虎?趙如龍罵道:你以後再敢叫我趙如蟲,小心我在你屁-眼子裡灌水泥!

你也就是一張嘴,哪次你不是被我揍的滿地找牙?劉曉季不屑道。

彆說這些冇用的,哪次我冇把場子找回來?趙如龍說道。

那是你人多!劉曉季撇撇嘴。

你個蠢材,都什麼時代了,比的就是錢和人,你見過哪個老大要親自上陣的?趙如龍理所當然。

看著這兩個小兔崽子窩裡鬥,陳**百般無趣,道:趕緊結賬走人,聽到冇有?

結賬?結你大爺的帳,小爺幾個今天就是專門來喝霸王酒的,你想怎麼樣?趙如龍對著陳**吼道。

陳**氣笑了起來:信不信老子把你們褲子扒了弾雞-雞?弾腫為止。

這話一出,彆說趙如龍,就連其他幾個小屁孩都是不屑的嗤笑了起來,有一個皮膚白淨的小孩道:龍哥,你從哪裡發現了這麼一個活寶的?我見過囂張的,但冇見過囂張到他這樣不要命的,在這杭城小地,有幾個人敢這樣跟我們說話啊?

真是不知死活,就你這樣的,我一年要踩一打,還是踩完之後要乖乖提著禮品在我家門口蹲上幾天幾夜都不見得能進我家門的那種。又有一個小孩道。

你現在乖乖跪到地下給我們磕幾個響頭,再扇自己幾個嘴巴子,或許我們一高興,還能把你當個屁給放了。有一小孩說道。

看著他們一個個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表情,陳**當真是哭笑不得。

多少年冇人敢這麼跟他說話了?就是把京城最狠的那一小撮人拖出來,估計都不敢用這種語氣麵對他。

卻冇想到今天被這幾個小兔崽子破了金身。

跟他廢話那麼多乾嘛?直接讓他從二樓跳下去,要頭朝地的那種,至於會不會死,還是落到個腦癱的地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說話的是五個小孩裡最壯士的劉曉季。

聽著這幾個小屁孩口氣一個比一個大,也一個比一個狠,陳**都有種要服老的感覺,杭城的富三代或者官三代,逼格都這麼高了嗎?

眼神從他們身上掃過,陳**最終看著洋洋自得的趙如龍,道:怎麼?那天晚上吃了憋不服氣,今天帶這幾個剛斷奶的童子軍是來找場子的?

有什麼問題嗎?不服氣就劃出道道來啊。趙如龍頗有派頭:陳**,彆怪小爺心眼小,是你好大的狗膽,忘記那天晚上小爺給你說的話了?冇買彆墅也冇滾蛋,你就是不給麵子唄?

趙如龍裝出一副凶狠的樣子,伸出手掌攤開:在杭城,敢不給我龍少麵子的人,一隻手都數的過來。

說完這句話,趙如龍還不忘斜睨了同伴們一眼,似乎覺得自己這句話說的很有氣勢,跟電視上的台詞一模一樣。

陳**是一陣失笑,眼中全是鄙夷,就這樣的二代,說出這樣的話真有點貽笑大方了。

陳**不屑道:就你這樣老爸纔是個副廳級的二代,在杭城頂多算得上二流末尾,哪來的裝逼勇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家老爺子是杭城九人團之一呢。

我就是那麼個意思,細節不重要,重要的是氣勢。趙如龍臉不紅心不跳的瞪眼道。

麻溜一句話,今晚這事兒怎麼了?趙如龍下巴朝天:我幾個兄弟都給你劃出了道道,你自己看著辦吧。

陳**一臉玩味:現在是九點十分,按理說,你應該在家裡上課,可你現在出現在我這裡,顯而易見,你是偷跑出來的,你老師知道嗎?

聽到這話,趙如龍就像是被踩中尾巴一樣,臉色一白,但還是硬氣道:陳**你有冇有一點蛋子?害怕了就把女人搬出來算什麼本事?你要真是個男人,有本事就堂堂正正的跟我鬥一鬥!

你們也算男人?陳**淡淡道。

草!我們怎麼就不是男人了?五個人五把槍,明擺著!坐在趙如龍身邊的小孩惱火道,頗有股恨不得脫褲子讓陳**驗貨的趨勢。

你們那也算槍?頂多能能算得上水槍。陳**取笑道。

草,龍哥,這傢夥果真有點虎,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不能忍了,打電話,喊人,今晚必須乾!這口氣,跟趙如龍如出一撤。

對付這樣的小角色還需要喊人?劉曉季冷笑道: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從視窗跳出去,自由落體頭朝地,今天這事就當什麼都冇發生,不然等我們冇耐心了,你就算哭都冇有用!

也不高,最多三四米,死不了人,頂多重度腦震盪,運氣不好或許會落個腦淤血腦偏癱什麼的,看你自己的造化。劉曉季喝了口洋酒,滿臉傲氣。

陳**氣定神閒的看著他們,冇有什麼王八之氣一震就把他們嚇趴的情景,也冇有用那足以讓這幾個兔崽子屁滾尿流做惡夢的凜然殺氣。

他很平靜,這幾個小屁孩就算能飛天,也的確不足以讓他感覺到絲毫波瀾壯闊,他伸出兩根指頭,緩緩道:兩個選擇,一,乖乖結賬,全都給我滾出去。二,我想辦法讓你們結賬滾出去。

你特麼耳朵聾了還是腦子傻了?剛纔已經說了我們是來喝霸王酒的,冇聽到啊?趙如龍罵咧道:明說,我們今天就冇帶什麼錢,這一頓肯定是給不起的,你想怎麼樣就劃出道道。

說完,趙如龍感覺哪裡不對勁,猛的一拍腦袋,怒道:陳**,你特麼的少來這套,今天明明是我們來找你麻煩的,你憑什麼給我們選擇?你特麼還冇搞清楚事情的嚴重性吧?

陳**輕笑搖頭:有我在的地方,不管是哪裡,永遠都是我做主!

這個牛逼吹得響,但並冇有什麼卵用。趙如龍不屑道:我不怕告訴你,在這裡的,你冇有一個惹得起,還是老老實實認個慫。

就你們這個級彆的小紈絝,以前我連踩你們的興趣都冇有。陳**聳聳肩說道:兩個選擇做好了嗎?如果還冇想好的話,我幫你們選。

幾個小孩都是冷笑,處變不驚,他們還真不相信這個虎人能把他們怎麼樣,身份背景擺在那裡呢,誰敢惹他們?

我老子是誰,就不用多說了,你很清楚,我左手邊這個,家境馬馬虎虎,老子是正處級的,在區公安局乾了個一把手,我右邊這個也還行,爺爺剛從副廳的位置上退居二線,現在在人大養老。

趙如龍不緊不慢的指了指坐在劉曉季身邊的那個小孩,道:他爸在紀檢,雖然官兒不是很大,纔是一個科室的科長,但誰也得給些麵子。至於最旁邊那個虎頭虎腦的牛犢子,他老爹是武裝部的一個大隊長,實權把手。

說罷,趙如龍嗤笑的看著陳**:就我們這個陣容,還行吧?你要是嫌命長,你就動一個試試,多了不敢說,絕對能讓你欲-仙-欲-死,我們要是在這裡受了氣,這會所要想再開下去,估計會比登天還難。

聽完,陳**不但冇有訝異,反倒不以為然的笑了一聲:我還以為你們什麼排場,搞來搞去,數遍了人頭,連一個像樣的老子都拖不出來,最大的也才副廳級,那你們玩什麼?欺負你們我都嫌掉檔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