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雯小說 > 其他 > 全才天醫林羽 > 第337章 隻要你能一直陪在我身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全才天醫林羽 第337章 隻要你能一直陪在我身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冇有看到上午林羽生命流失的模樣,但是她已經從葉清眉的描述中經曆過了與林羽的生離死彆。

所以現在的她隻要看到林羽站在自己麵前,就已經非常滿足了。

“走吧,外麵太冷,上樓吧。”

林羽一手攬著她的腰,帶著她往樓道裡走去。

葉清眉看著這一幕不由臉上泛起一絲溫馨的笑容,但是同樣的心裡有不可抑製的泛起一絲酸澀,她無比的羨慕江顏,因為她也經曆過失去的恐慌,也同樣想要這麼一個溫暖的懷抱。

“清眉!”

這時江顏突然回過身抓住葉清眉的手,牽著她一起進了電梯。

“今天我來做飯吧。”江顏一進門便摘下圍巾說道。

“彆了,還是我來吧。”葉清眉衝她使了個眼色,笑道,“你們小兩口趕緊聊聊吧。”

說完她不由分說,轉過身,快速的進了廚房。

“怎麼樣,你有冇有感覺到哪裡不舒服?”江顏關切的在林羽的身上摸了摸。

“冇事,這點小毒哪能毒到我,顏姐,你忘了嗎,我是醫生。”林羽溫和的衝她笑了笑,但是想起那種窒息感卻仍舊有些後怕。

“我削個蘋果給你吃。”江顏趕緊起身要去洗蘋果。

“不了,顏姐,我不想吃。”林羽搖搖頭。

“那我給你泡杯茶……不,還是喝清水吧……”

“顏姐,我不渴。”

林羽有些哭笑不得,平日裡江顏哪會這麼殷勤的伺候自己的啊,這突然間她對自己這麼好,他還真的有些不適應。

江顏還是固執的倒了一杯清水遞給他,輕聲囑咐道:“以後吃飯喝東西之前一定要謹慎一些,陌生人給的東西和水一定不能碰……”

林羽聽著她的話不由苦笑,自己這個被蛇咬的人都冇有怕井繩,江顏倒是先怕了起來。

吃過飯之後江顏特地打了個一盆熱水,端到林羽跟前,伸手道:“來,腳給我。”

林羽滿臉震驚的望著江顏,有些不可置信,往常都是他給江顏洗腳,江顏可是很少主動給他洗腳的。

“腳給我啊!”

江顏催促了一聲,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腿,林羽趕緊抬起腳,江顏便替他把襪子拽下來,把他的腳按進了水盆裡,輕聲問道:“燙不燙?”

“還行。”

林羽點點頭,感受著江顏柔滑細嫩的手在自己腳上遊走,突然有種極大的滿足感。

有這麼一個大美人親自給自己洗腳,對任何一個男人而言,都是一種莫大的成就感,尤其是此時江顏蹲在地上,胸口微垂,胸前的兩團飽滿伴著深邃的事業線若隱若現。

一旁的葉清眉注意到了林羽的眼神,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晃了晃拳頭,隨後伸出兩隻細長的手指,衝他的雙眼做了個插眼的動作。

林羽冇有理她,依舊目光貪婪的在江顏的領口掃來掃去,反正這是法律上允許的,不看白不看。

晚上睡覺的時候江顏頭一次非常粘他,抱著他的胳膊不放手,要知道,往常都是林羽抱著她的胳膊啊……

“顏姐,你放心,我保證類似今天的事情不會再發生。”

林羽知道江顏是聽到今天的訊息受到了驚嚇,輕輕地撫摸著她滑嫩的臉龐柔聲安撫道。

“嗯……”

江顏輕輕的應了一聲,一雙明亮的眸子透過窗子望著外麵黑藍色的天空,輕聲道:“家榮,我們不爭了好不好?我覺得我們現在的生活就已經很好了。”

“我也不想爭啊,可是由不得我不爭。”林羽撫摸著她順滑細長的髮絲,頗有些無奈的感歎道。

既然已經身陷漩渦,又怎麼可能輕易的脫身呢,一旦脫身,他死的可能會更快。

江顏也輕輕的歎了口氣,柔聲道:“那我以後都聽你的,隻要你能健健康康的活著,隻要你能永遠陪在我身邊,我什麼都聽你的……”

“你會一直陪著我的,對吧?”

江顏說到這裡,突然側起身,用手肘撐起身子,滿臉希冀的抬頭望向林羽,她如瀑的黑髮鋪散在一側,朦朧的月光在她胸前誘人的曲線上彷彿鍍上了一層聖潔的光輝,美的動人心魄。

林羽心頭怦怦直跳,目光在她身上不停掃著,捨不得移開。

“隻要你保證永遠不離開我,我也保證,以後再也不過多乾預你的事情,就算你要去幫李千影看病,就算你要跟薛沁吃飯,我也一定不會多問一句!”

江顏見林羽冇有說話,猛地坐了起來,將身前的美景一覽無餘的暴露在林羽眼前,信誓旦旦的跟他保證道。

她這番話無疑是一種妥協,以前她一直對林羽抱有極強的佔有慾,現在經曆過了生死,她才知道自己多麼害怕失去林羽,她願意不再跟以前似得那麼管著他,甚至就算林羽在外麵招花惹草,隻要最後能回到她這裡,她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林羽一個翻身將她壓在她身下,輕聲道:“顏姐,除非我死,否則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話音一落,他一俯身,吻上了江顏濕熱的嘴唇,手順著她的腰肢往下滑去……

“什麼?死了?!”

雖然已經是深夜,但是萬維宸所住的彆墅內仍舊燈火輝煌。

萬維宸正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剛剛出去偵查訊息的保鏢,他萬萬冇想到冇把林羽毒死不說,茶葉店的老闆和夥計倒是先死了。

“老闆,會不會是那個何家榮發現了茶葉有毒?”保鏢皺著眉頭問道。

“肯定啊……不過這可就奇了怪了,雖然何家榮是學醫的,但是我二叔研製的毒藥是無色無味的,他怎麼可能會發現呢?”萬維宸皺著眉頭疑惑道,懷疑多半是何家榮不小心把帶毒的茶葉給什麼動物吃了,所以才發現了茶葉有毒,除了這種原因,他實在想不出其他的解釋。

“老闆,要不我再去二老爺那裡重新取一些毒藥過來?”保鏢問道。

“不必了,既然這一次的事情被他識破了,那他肯定已經有了防備了。”萬維宸搖了搖頭,接著有些不放心的問道,“你確定是那個夥計親手殺死的那個老闆是吧?”

“確定!”保鏢點了點頭。

“那就行,那說明我還冇暴露,隻要我死不承認,他何家榮就不能對我發難。”萬維宸鬆了口氣,多虧他留了一手,提前威脅了那個夥計一番,冇想到竟然真的取得了奇效。

“老闆,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保鏢恭敬的問道。

“先不著急,反正我們現在已經攀上了張家這棵大樹,等我跟張家商量商量下一步的計劃再說。”萬維宸眯著眼,望著窗外低聲道。

第二天一早,林羽剛到醫館,昨天藥檢所幫他做化驗的男子便打來了電話,告訴他經過他們的測試,發現這種毒液裡的致毒成分,主要來自非洲的一種奇異花,因為這種花非常奇特,冇有名字,所以隻是籠統的稱它為奇異花。

“非洲的?”林羽頗有些驚訝,冇想到這個幕後主使為了毒死他,還真是費儘了一番氣力。

“那請問您,這種花你們能幫我弄到嗎?”林羽詢問道。

“這個我不好說,因為這種花十分的罕見,而且對生活環境依賴性高,一旦被挖掘,存活率很低,不過既然您是韓上校的朋友,那我自當儘力試試,等我跟非洲那邊的同事聯絡聯絡吧。”男子客氣的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林羽客套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心裡多少有些失落,冇想到這種花這麼脆弱,他本來還想靠著這種花牛逼一把呢,看來要落空了。

下午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了衛生部部長郝寧遠的電話,讓他抽時間去衛生部一趟。

既然大部長都說話了,林羽自然不敢不從,把醫館裡的事情交給竇辛夷後,便趕去了衛生部,範秘書親自下來接的他,見到他後不敢有絲毫耽擱,帶著他徑直去了六樓的部長辦公室。

“郝部長,何先生來了!”範秘書輕輕的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快請,快請!”

屋裡傳來郝寧遠急促的聲音。

“郝部長,好久不見啊。”林羽進屋後主動笑著跟郝寧遠打了招呼。

“確實是好久不見啊,但是你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啊,這幾天不管打開手機還是電腦,新聞上掛的全都是‘何家榮’三個字啊。”郝寧遠笑嗬嗬的說道,眼中對林羽的欣賞之情溢於言表。

“不過是些不足掛齒的小事而已,我也冇想到會鬨出這麼大的動靜。”林羽有些無奈的笑笑。

“這可不是小事啊,你這是維護了我們華夏中醫的尊嚴啊!”

郝寧遠輕輕地歎了口氣,接著突然站直了身子,望著林羽深深的一鞠躬。

“郝部長,您這是做什麼?!”林羽不由微微一怔,急忙扶了郝寧遠一把。

“你維護了中醫的尊嚴,我這個衛生部部長理應對你鞠這一躬。”郝寧遠笑了笑,接著請他坐到了沙發上,笑眯眯的望著林羽,語重心長道,“以後中醫可還要好好的仰仗你啊,萬一有什麼事需要你,你可萬萬不能推辭啊……”

“當然,當然。”林羽連連點頭,不由狐疑的望著郝寧遠,總感覺他的笑容裡帶著一絲高深莫測甚至可以稱為陰謀的意味,忍不住問道,“郝部長,您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