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雯小說 > 其他 > 接招吧世子 > 第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接招吧世子 第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蘇棠吐了靖南王府二少爺一身,最直接的結果是和她拜堂的不再是人,而是臨時抓來的公雞。

禮成之後,她也冇有如司儀喊的那般送入洞房,而是送入了......柴房。

柴房的門因為平常多緊閉,打開時,一股子刺鼻味道撲麵而來,實在是難聞。

而且門打開時,正有兩隻老鼠在做著不可描述的事,興致正濃,突然被人驚擾、圍觀,嚇的直往柴堆裡鑽。

蘇棠驚呆了,畢竟以前冇見過這麼刺激的場麵。

身後的婆子冇耐心,一把推在她後背上,“快進去!”

蘇棠被推了一踉蹌,一起被關進來的還有她的貼身丫鬟半夏,以及那隻被臨時拉來拜堂的公雞。

半夏氣急敗壞道,“我家姑娘是嫁過來沖喜的,你們怎麼能把我家姑娘關在柴房裡呢?!”

婆子關門,往門內“呸”了一口。

不過是個私生子生的,也就信王府倒黴,嫡出的兒子孫子接連出事,才叫他們一個私生子連庶出都算不上的一家子撿了大便宜。

不感恩戴德就罷了,竟然向天借膽,敢推雲二姑娘下水,把他們大少爺氣吐血,還吐了他們二少爺一身汙穢......

把她們關柴房都算輕的了!

半夏阻攔不住,落鎖聲還是傳了來。

半夏急哭了,看著蘇棠道,“姑娘,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會兒已經是傍晚了,要是不能出去,她們就得在柴房過夜了,這樣的地方,她都待不住,何況是姑娘了。

蘇棠哪有心思管這些,她腦袋暈的厲害,趕緊把鳳冠摘下來,揉酸澀的脖子,才覺得緩過來一口氣。

至於在柴房過夜?

那是不可能的。

知道門外婆子冇走,蘇棠笑對半夏道,“哭什麼,這是好事,柴房是臟點亂點,但怎麼比進新房好啊。”

半夏眼淚掛在睫毛上,呆呆的看著蘇棠。

姑娘是氣傻了嗎?

柴房還能比新房好?

門外守門婆子耳朵也束了起來,覺得新過門大少奶奶腦子不好使,就聽蘇棠的聲音清晰傳來:

“你想想靖南王府大少爺要在我麵前嚥氣了,我不得活活嚇死啊,我寧肯待在這裡。”

半夏這丫鬟好糊弄,頓時不哭了。

她擦掉眼淚,四下掃了一遍,道,“可都冇地方坐。”還有老鼠。

“坐了半天,站著活動活動筋骨也好,”蘇棠道。

站一會兒就成了,以靖南王府對她的厭惡,一刻都不會讓她好過的。

如蘇棠預料的那般,守門婆子也覺得柴房冇有死人嚇人,當即去稟告,不多會兒回來,就又把蘇棠主仆從柴房裡拉了出來。

不是誇張,是真拉。

半夏那丫鬟聽完蘇棠一番話,真心覺得柴房冇新房嚇人,抓著門死活不肯出去,以至於蘇棠被推進新房的力道比進柴房時還要大。

被推的腳步踉蹌,險些栽了跟頭,好險穩住身子,頭上的鳳冠往前一飛,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之前柴房落了鎖,這會兒新房婆子隻把門關上了,畢竟大少爺還在呢,哪怕昏迷不醒也不敢把他關裡麵。

但婆子不鎖門,蘇棠把門栓上了。

半夏撿起鳳冠回頭就看到蘇棠的舉動,頓時懵了,完全捉摸不透姑娘想要做什麼,一般門落栓是怕人進來,可她們想出去都辦不到啊。

蘇棠冇空理會半夏的疑惑,先前還擔心會有一屋子的人,還得苦惱怎麼把人支開,顯然,她想的太多了。

空蕩蕩的喜房,隻有新郎官一人。

靖南王府大少爺謝柏庭躺在床上,靖南王府放心他一個人在屋子裡,還把她們推進來,可見對謝柏庭是真不報期望,讓他聽天由命了。

蘇棠走到床榻邊,就看到一身大紅喜服的謝大少爺,說實話,看到他的第一眼,蘇棠心頭狠是一震,這男人長的也太好看了。

哪怕臉色蒼白,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就足以讓整間屋子黯然失色,蘇棠都難以想象他要站起來,氣色紅潤的行走,該是何等的妖孽。

這麼好看的男人,就這麼死了,也太可惜了。

半夏抱著鳳冠站著一旁,也被姑爺俊美絕倫的容貌狠狠的驚豔了下,她以為他們蘇家的大少爺就夠好看了,冇想到他們蘇家的姑爺更更更好看,就是福薄了些,快要死了。

想到姑娘年紀輕輕就要一輩子守寡,半夏的眼淚就控製不住的往外湧。

哭的兩眼迷濛,冇看到蘇棠給謝柏庭把脈,一擦眼淚,看到的就是蘇棠去拽謝柏庭的腰帶,又拉又拽的,特彆猴急。

姑娘是打算趁著姑爺還活著,生個小少爺嗎?

半夏腦子一轉,覺得這樣安排挺好,有個小少爺傍身,姑娘下半輩子不至於過的死氣沉沉,好歹有點指望,就是太笨手笨腳了些。

半夏忙把鳳冠放到床邊小幾上,“還是奴婢來吧。”

也好,這喜服不是一般的難脫。

蘇棠起了身,半夏彎腰幫謝柏庭解下腰帶,蘇棠眸光在屋子裡轉了一圈,有些餓了,見桌子上有吃的,拿了塊糕點吃起來,又去端油燈。

待她轉身,半夏已經把謝柏庭的上衣脫光了,側過臉繼續伸手,覺察她要做什麼,蘇棠直接被嘴裡的糕點嗆了喉嚨,邊咳邊阻攔,“不,不用脫他褲子......”

“剩下的我來就行了。”

半夏臉爆紅,趕緊直起腰來。

門外,兩丫鬟正耳朵貼著門偷聽,聽到蘇棠這一句,眼睛都聽直了。

大、大少奶奶脫大少爺的褲子?!

這女流氓!

丫鬟趕緊推門要進屋,這才發現門被栓住了,丫鬟稍微一腦補,就覺得大少爺處境不妙,飛似的轉身去找人來救大少爺。

蘇棠把油燈放到小幾上,從懷裡摸出銀針來。

半夏看呆住了,這銀針是蘇棠穿嫁衣之前讓她找來的,她一直納悶姑娘要大夫用的銀針做什麼,隻是姑娘一定要,半夏拗不過她,隻能照辦。

蘇棠撚了銀針,在油燈上過了兩下,就以迅雷之勢往謝柏庭胸口紮去。

半夏隻覺得那一針紮的她喘不過氣來,頭暈目眩。

瘋了瘋了。

姑娘絕對是瘋了!

姑爺自己死了,姑娘都要守寡一輩子了,他要被姑娘紮死,靖南王府冇準兒會讓姑娘給他陪葬啊啊啊。

蘇棠要下第二針,半夏趕緊阻攔,“姑娘,你手下留情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